移动版

为增利玩起小财技 麦趣尔风雨飘摇年关难过

发布时间:2019-12-25 07:42    来源媒体:金融界

在颓势难止的业绩面前,麦趣尔(002719)又动起了“歪脑筋”。

为了给难看的业绩“美容”,麦趣尔甚至在装修费用上打起了主意,还美其名曰为了投资者好。这样的拙劣“财技”,立即迎来了当头棒喝——监管层火速开出关注函。

此外,“谜”之并购、资金违规占用、实控人高比例质押风险、IPO募投项目5年间进展缓慢等问题,都是悬在麦趣尔头顶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调利润不择手段

12月19日,麦趣尔发布公告称,为更加客观、真实地反映公司的财务状况和经营成果,为使公司资产更符合实际使用状况,公司拟对长期待摊费用中的装修费用摊销期限进行调整。

根据公告,麦趣尔拟将长期待摊费用中的门店和自有固定资产房屋装修费摊销期限,由3年分别变更为5年和10年,变更后应调整2019年长期待摊费用——装修摊销金额合计956.86万元。

把装修费用摊销年限拉长,这样每年摊销的费用会相应减少,公司利润会相应增加。按照此前的会计估计标准,麦趣尔的装修款本期摊销金额应为1636.06万元。而一旦采用变更后的会计估计,公司本期摊销的金额就变成了679.20万元,一来二去,公司就凭空多产生了近1000万的利润。

“无异于饮鸩止渴。”对这一拙劣“财技”,一位大型国企财务负责人向记者表示:“这样做短期利润是高了,但要付出更高的税务成本,长期来看是不利于公司经营的。没有特殊原因,固定资产的摊销一般是不会变的。”

据分析,按照现有西部地区的税收优惠政策,麦趣尔给业绩做的“美容”,也要付出一笔不菲的“美容费”。调节利润带来的美丽只是短暂的,麦趣尔将要为此多掏出近一成左右的税务成本。

如此拙劣的行径,却被麦趣尔表述为“客观、真实、为股民”,但是骗不了监管层的火眼金睛。在公司公告当日,深交所迅速发出关注函,要求公司说明此举的原因及合理性,并要求公司作出在变更会计估计后对2019年业绩的影响。但截至发稿前,公司尚未对此回应。

进一步来看,麦趣尔在公告中表示,此次会计估计变更采用未来适用法进行会计处理,调整期间为2019年1月至12月。这也意味着,今年已披露的财务报告中或许存在不恰当之处,三季报中对全年净利润作出预测,又是基于哪种会计估计而来?而这些问题公司,麦趣尔均避而不谈。

麦趣尔曾在定期报告中披露,公司大部分门店的租约为1年至3年。会计估计变化拉长了摊销年限,甚至大幅超出租约期限,如此草率的会计估计变更,又是否考虑到这样的不合理之处呢?

在麦趣尔急于“美容”的背后,是捉襟见肘的业绩表现。财务数据显示,2018年,麦趣尔净利润亏损高达1.54亿元,几乎亏光了在2014年上市以来的净利润总和。每况愈下的是,2019年前三季度,麦趣尔总营收为4.97亿元,同比去年增长8%,但归母净利润为1843.45万元,同比下滑28.67%。

而一旦2019年全年净利润再度出现亏损,将不可避免地触发退市风险警示,公司将披星戴帽。在如此微妙的处境之下,麦趣尔使出如此财技,就不显得奇怪了。

另外,麦趣尔控股股东、实控人的持股处于高比例质押状态,公司三季报显示,公司控股股东新疆麦趣尔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实控人李勇,以及李勇控制的新疆聚和盛投资有限公司的质押率分别达到84.84%、99.78%、99.91%。

IPO募投项目“抛锚”

业绩堪忧的同时,麦趣尔的募投项目进展似乎也由近在咫尺的“百米冲刺”变成遥遥无期的“马拉松”。

2014年1月,麦趣尔成功上市。彼时,麦趣尔IPO拟募集资金2.95亿元,进行4个募投项目,包括日处理300吨生鲜乳生产线建设项目、2000头奶牛生态养殖基地建设项目、烘焙连锁新疆营销网络项目和企业技术中心建设项目,建设时间分别为3年、2年、3年和1年。

在招股书中,麦趣尔极力描绘未来这些项目的美好前景:日处理300吨生鲜乳项目的投资回收期仅为4.2年,实现年销售达7.64亿元,税后利润达5782万元,内部收益率高达35.10%;生态养殖基地建设项目将完善公司的产业链,预计年销售收入为3819万元,税后利润790万元,内部收益率为13.57%;烘焙连锁新疆营销网络项目的预计投资回收期为3.4年,投资收益率为44%,预计年销售1.94亿元,税后利润2585万元等。

而如今,麦趣尔上市很快就6年了,这些项目进展如何?

结果让人大跌眼镜。根据麦趣尔2019年半年报披露,日处理300吨生鲜乳生产线、2000头奶牛养殖场、企业技术中心建设项这三个项目的投资进度分别为27.46%、30.97%、46.36%,烘焙连锁新疆营销网项目此前曾变更了一次投资总额,由5649万元下调至2186.74万元,但即便如此,投资进度仍只有38.71%。

更让人难以置信的是,早在2014年,2000头奶牛养殖场项目的投资进度就已经达到27.96%。5年多时间内,该募投项目的投资进度仅增加了3.01个百分点,几乎已经处于“抛锚”状态。

尽管在IPO募投项目“蜗牛爬行”,但麦趣尔却在2016年提出定增计划,拟再次募集资金10亿元,主要用于烘焙连锁建设项目等。

如此诡异的行为,自然受到监管层的关注。在证监会披露的关于麦趣尔再融资反馈意见中,要求麦趣尔补充说明此次募投项目500家线下实体店的建设地点是否已明确,并说明本次将在新城市开设大量线下实体店的必要性,是否经过充分的市场调研及可行性研究,以及募集资金到位后如何保障项目顺利实施,募投项目是否存在投资商业房地产的情况等。

随后不久,麦趣尔终止再融资计划。

并购资产成包袱

上市之后的麦趣尔,还迷上了并购,不料并购又成为了新的包袱。

近年来,麦趣尔多次大手笔并购,上证报持续进行了深度报道,最重要的几笔并购标的分别为浙江新美心、青岛丹香、手乐电商。其中,青岛丹香、手乐电商的并购已被叫停。

2015年,麦趣尔斥资3亿元收购浙江新美心。2017年,该公司全年净利润只有68.28万元,去年全年则亏损2144万元,今年上半年,该公司实现净利润仅为65.69万元。业绩表现之差不说,此单收购还给公司带来1.32亿元的商誉隐患。

“痴迷”并购负重而行,而麦趣尔的原有主业却越做越小,公司烘焙产品、乳制品的毛利率从2015年开始就开始下滑。2015年,公司乳制品、烘焙产品毛利率分别为40.33%、47.51%,到了2018年,这两项数据已分别下降至32.32%、34.26%。

如今,生鲜乳的价格越来越贵,麦趣尔没有选择在产业低谷期进行布局,依然选择外采模式经营,在原材料成本抬高的情况下,公司毛利率还会进一步被压缩。

据新疆地区乳制品上市公司高管表示,当前,奶业进入了新周期,当地鲜奶价格约在4.5元/公斤,去年同期约2.8元/公斤,乳企到了有奶必争的境地。据其介绍,自有奶源的优势在产业周期上行阶段最为突出,能够相应的控制成本。

自有奶源的把控,是乳制品企业的命脉所在。在今年奶价大涨的背景下,乳企对上游把控能力更为突出,提高自有奶源的比例,这也是国家对于奶业规划制定的发展战略。

在麦趣尔“手忙脚乱”之际,同行们则在稳扎稳打,加紧产业链布局。如伊利股份、天润乳业一直在拓宽上游自有奶源渠道,光明乳业则在不断进行产品升级,燕塘乳业今年新工厂投产,也在产业上行期释放了产能。在烘焙领域,元祖股份、桃李面包业绩也是节节攀升。

当前,麦趣尔的股价已跌到谷底。“这几年,麦趣尔起码错过了两个机会,一是大消费,二是原奶涨价。”沪上某私募人士表示。

内外交困的麦趣尔,未来将走向何方?我们将继续跟踪。

申请时请注明股票名称